公共物品,绿色药丸,Owocki
0x2D96
February 26th, 2022

在刚结束的以太坊丹佛大会上,公共物品融资,再次成为热门话题。Gitcoin创始人Owocki发起“绿色药丸”(greenpill.party)行动,大规模普及公共物品概念,还跟文科DAO(CCS)一起搞了”Public Goods Starter Pack”。“绿色药丸”第一期播客,V神就来站台。

很多小伙伴就纳闷了,不就是捐个钱,搞得那么复杂?Gitcoin每轮GR捐款都有我,还能博个空投啥的。

过去几年,Gitcoin也好,以太坊社区也好,大家都忙着资助“开源软件”,这个共识很强,大家都没啥意见。但是“开源软件”升级到”公共物品”,事情就复杂了。

1.谁赞成?谁反对?

加密社区的某些OG,一些比特币巨鲸,都坚持individualism(个人主义)。反对collectivism(集体主义)的公共物品融资,因此"stop funding public goods”的论战时不时爆发一下。

反对者既有意见领袖,也掌握了大量资金,对公共物品融资的推广阻碍很大。

哪些项目属于公共物品?该匹配哪些捐赠资金?都成了被挑战的对象。

Owocki这回搞了个SolarPunk(太阳朋克),代表基于公共协调成功的光明未来;而对立面Cyberpunk代表过去。几个意思?硬刚上一代大佬?

2.为啥要搞“绿色药丸”行动?

Owocki自己的解释是:以前公共物品的教育内容太学术化了,我们要搞个容易普及的,8岁小朋友都能听懂。

Web3社区正在快速壮大,大量年轻人涌入,争取他们的支持,是公共物品的未来。何况,这个事情肯定要出圈啊,跟其他非盈利组织打交道、跟各级政府,甚至是华盛顿打交道,都需要一套全新的话术。

3.为啥Owocki成了扛把子?

在公共物品领域,以太坊社区里,V神是精神领袖毋庸置疑,Kevin Owocki、Karl Floersch、Griff Green是三大干将,这次为啥Owocki成了扛把子?

Karl Floersch是V神的狂热追随者,当年就是看了V神的一篇文章,义无反顾加入了以太坊社区。Karl Floersch也是公共物品融资的狂热支持者,他曾经说过:我最初创办非盈利机构Plasma,没人给我资助,团队分崩离析,切肤之痛。我只好创办商业公司Optimistic(注: layer2那个),现在每月赚钱,我都要捐了,VC也好、矿工也好,都无法阻拦我。

2021年,公共物品融资话题,最活跃的是Karl Floersch。2021.7,EthCC上,Karl 和V神前后脚演讲,关于公共物品资助。但是在”可追溯公共物品资助”上,Karl过去一年的表现乏善可陈。而且Karl就是个大男孩,各种辩论上欠缺火候。这次以太坊丹佛大会上,如果跟Erik Voorhees辩论的不是Owocki,而是Karl,估计被老狐狸干翻了。

Griff Green从2018开始,就all in 公共物品融资和DAO。但是他在Web3社区的影响力还是偏弱,他做的项目也只是在小圈子里比较知名。反观Owocki,有Gitcoin,成色十足。

4.中文社区吃瓜群众?

海外的Web3社区,对于公共物品融资,已经从讨论阶段、实践探索一路走过来,现在开始大规模普及教育。

中文社区,这方面的声音和实践太少太少。


全文完

有想讨论DAO的小伙伴,可以加下我的推 @ShawnMelUni 。

Arweave TX
NSxZ2mWGB9bjAljAH2hRHP-eqJwetlAZpHRB_9tq028
Ethereum Address
0x2D96e1FE38ff45CC8910C617b3c5E0B6298a81f3
Content Digest
dTWKL5fuofus_CzbTR5mOKRgPTt8H-TPqAQQTywJLJ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