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DAO经历之七,谈Commons Stack DAO
0x2D96
December 18th, 2021

最近觉得好热闹,一夜之间,冒出了形形色色的DAO,然后各个社区都是冲、冲、冲,跟MEME币有的一拼。这与我在Commons Stack DAO的经历形成剧烈反差。

Commons Stack DAO(官推@commonsstack)是”Griff Mafia”的核心发动机,详见《我的DAO经历之四,谈Griff黑帮》。作为最老牌的DAO之一,Commons Stack DAO默默无闻了好几年。我早期对DAO的理解,都来自参与Commons Stack DAO的经历。也许,2022年,它会从幕后走向舞台的中央。

我对Commons Stack DAO感情比较复杂。早期,它更强调人治,而不是‘code-is-law’ DAO。在里面呆着有阿里那种政委体系的感觉,很上头。


1.我是怎么接触到Commons Stack DAO的?

我2018年开始关注Griff Green。2019年Griff Green创办了Commons Stack,最初只是网站论坛,西欧的代币经济学家和代币科学家(搞数学的、搞模型的)为主。我混迹其中,参与讨论很少,每天都是看帖子,看论战。

2019年底Griff在Commons Stack的网站论坛中,提出一个理念:Commons Stack要成为DAO的黄埔军校,要培养和输出DAO人才(就是后来的Trusted Seed),这些人才在参与其他DAO建设时,Commons Stack要提供法律援助(就是后来的Swiss Association)。我当时被这个理念吸引,参与DAO的法律责任是空白地带,但不是法外之地。依托Commons Stack可以解决一些法律上的问题。

但是,加入Trusted Seed/Swiss Association的申请通过后,居然通知我要每年交会费,我心里很不爽,太没有DAO的感觉了。所以就把这事扔在一边了。

2021.3,在Gitcoin论坛聊天时候,有人提到Trusted Seed很难申请。当时就虚荣心作祟,第一时间找出之前申请通过的邮件,点击进去,乖乖把500U会员费交了。


2.Commons Stack DAO都有些什么人?

图片来源:

早期核心团队的一张合影,这里缺了Griff Green。

图中有

Simon de la Rouviere,大家天天在说的”ERC20代币”的标准制定人之一;

Jordi Baylina,DAI的创立者之一,Giveth、Aragon的创始人;

Michael Zargham,大名鼎鼎的币圈硬核科技BlockScience创始人;

Trent McConaghy,Ocean Protocol创始人;

Luke Duncan,1Hive创始人;

Bernd Lapp,以太坊基金会;

Commons Stack社区的线下meetup,基本都是德国的小咖啡馆,奥地利的山间绿地,反正就是这个调调。


3.Commons Stack DAO早期发展有多慢?

哈哈,我有保存数据的好习惯。

虽然社区有几千名成员,但是有投票权的很少。以下是有投票权的成员。

2019.11,第一批核心人员,20人左右;

2020.9.12,96人;

2021.4.15,112人;

—从2021年5月份开始降低了申请审核要求

2021.6.30,203人;

2021.12.18,334人;


4.这两年在Commons Stack DAO中都折腾了啥?

从德国寄过来的周边,这些年没少收到。各种打着我DAO大LOGO的棒球帽、T恤、外套,据说快发袜子了。

1>2019.3-2019.10

首先,推出Praise奖励系统。对社区贡献者拿到的Praise,每两周进行一次审核确认,确认后会发放CSTK声誉代币。

其次,Commons Stack DAO严格按照Elinor Ostrom的8原则(Elinor Ostrom以这项工作获得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)进行治理,但是具体该怎么做?展开了半年大讨论。以下是Daorayaki上的中文翻译。

最后,给出“DAO基础设施组件包”未来5次迭代的路线图。比较槽点的是,2年后的今天,第一次迭代还没有完成,当初愿景确实太大了。

2>2019.11-2020.2

首先,成立了瑞士联盟,根据律师建议,放弃了CSTK “代币”,改为CSTK “积分”。

其次,如果没有成为Trusted Seed成员,那么原先的CSTK “代币”销毁后,不再给予CSTK “积分”。这一条,给社区带来了极大的震荡。

3>2020.3-2020.12

首先,设计和开发“信念投票”(Conviction Voting),并跟其他社区展开“信念投票”的合作。

其次,设计和开发ABC(Augmented Bonding Curves,增强联合曲线)。大家在Juicebox上捐赠后,很多人要团队改机制,停止捐赠和代币发售。Juicebox发行代币使用的是标准版本联合曲线。

最后,跟BlockSicence团队(合并进入了Commons Stack)一起打磨Commons Simulator。这个东西很有意思,我们经常碰到很多朋友讨论这个代币模型牛逼,那个代币模型傻叉,什么通缩啊,销毁啊,套娃啊,OK,Commons Simulator就是在你给出代币模型设计后,自动模拟几个月后、1年后、几年后代币价格/持币人数量的变化模型。

4>2021.1-至今

很多社区核心成员反思,觉得Commons Stack的愿景太宏伟了,很难落地。是否可以找个场景先干起来(听着就跟前几年AI一样,先吹上天,再忙着找场景落地)。

于是决定孵化TEC DAO。把所有已经开发好的东西,全部放进去,先创造价值。Trusted Seed成员自掏腰包150万U注入金库,我记得差不多人均捐了7千U(孵化及格线80万U,大家对150万U相当满意,因为是内部募资,不对外开放)。

然后,漫长的一年,Commons Stack成员不断为TEC DAO的Augmented Bonding Curves调整参数,然后把模型放到Commons Simulator中验证。

下个月(2022.1),孵化结束。这也是我第一次注资DAO金库,参与孵化。长跑1年,漫长的孵化期终于要结束了,好兴奋的感觉。

5>2021.7.12,Commons Stack出了个风波,研发主管sem退出DAO

起因是:DAO投票通过,要求sem退出部分代币,因为他从DAO拿了高薪资,同时还针对贡献时间奖励代币。相当于拿了两份钱。sem觉得蛮委屈,发了封离开公开信。

这个事情,**现在混迹Juicebox DAO的朋友是否有很熟悉的感觉?**我当时就把sem这封公开信转到Juicebox的general频道,提出两位创始人工资拿的不低,同时领取16%的增发代币比例太高了。

这个问题,会越来越多地在各个DAO暴露出来。尤其是当DAO member拥有投票权时。


全文完

有想讨论DAO的小伙伴,可以加下我的推 @ShawnMelUni 。

Arweave TX
zVZSXqr2xrgCjJg9Rlk5nqiYQmFmR5uPE9BtQGxp8l8
Ethereum Address
0x2D96e1FE38ff45CC8910C617b3c5E0B6298a81f3
Content Digest
X9IRts23s6csvYr-b45_p7JuHAQ21DqGIfWuiS08A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