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DAO经历之九,创作者经济
0x2D96
January 30th, 2022

我一直关注Web3创作者经济项目,例如Mirror,Seed Club,Cabin,Forefront,Matters,更多是从投资角度,寻找0→1阶段的早期项目机会。从未想过,有一天,我自己会成为创作者经济的一员。

从2019年开始,我参与了Commons Stack,以及后面出现的一系列DAO。到了2021年,很多小伙伴在Discord和Twitter上私聊我,对如何参与DAO非常感兴趣。

于是,我从2021.10开始写《我的DAO经历》系列,分享自己的经历。

1.入选Mirror Spotlight,获得$WRITE奖励

我选择了在Mirror平台上写作,在Twitter发布。

写了第1篇后,我感觉Twitter上反馈很平淡,Like和Retweet都是个位数,自己也不知道实际阅读量如何。Mirror一直没有提供文章阅读量数据,当时也不懂Mirror设置里面有Google Analytics UAID,可以跟Google流量分析配合使用。

很感谢Mirror Weekly Review,开刊第一周回顾就推荐了我。也让我知道了,原来关于DAO的文章,有很多读者关心。

从第2篇到第5篇,明显感觉到Twitter上的读者互动开始活跃起来。

当时,恰逢国人FOMO 2千万美元捐赠Juicebox,捐完后才开始打听什么是Juicebox。于是《我的DAO经历之三,谈JuiceBox DAO》被翻出来,热度激增。连Juicebox团队的美国小哥都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成英文读了一遍,来找我讨论。

接着是《我的DAO经历之六,翻译贡献者》,发表后第三天,Mirror团队根据后台的阅读量数据,把我推荐给了Mirror Spotlight频道。认为dao4ever.eth的访问量一直在增加,而且最新这篇成为当周阅读量top x。

Mirror Spotlight之前入选的大多是英文作者,评审人员也不懂中文,就找了Mirror社区唯一的中文管理员tian7.eth,让他帮忙点评。

tian7.eth正是Mirror Weekly Review的创办者,之前打过交道。于是tian7.eth联系了我,让我跟Mirror Spotlight介绍《我的DAO经历》系列。我把写这个系列的初衷,写了什么内容,以及未来的写作计划,在Mirror Spotlight频道里面进行了介绍。我的感觉,Mirror Spotlight偏爱要么有温度、要么有深度的选题和文章。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我以为自己落选了。

一个月后,我在写《Mirror成长史之一:最神秘的代币$WRITE》,查看$WRITE链上数据时,意外发现了自己的ENS地址。

一打听,才知道我已经入选Mirror Spotlight,但是因为某些环节衔接问题,没有通知到本人。Mirror团队直接把$WRITE发给了我的ENS地址。

Mirror Spotlight原则上只会给作者发一次$WRITE,所以这应该就是我唯一入选Mirror Spotlight的经历了。

2.Mirror藏品NFT

赢得Mirror Spotlight后,我对参与创作者经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众筹难度有点大,我决定先搞个Mirror藏品NFT试试水。

我选用了Mirror Spotlight入选的《我的DAO经历之六,翻译贡献者》,然后找美工小姐姐为封面设计了插画图。发布了我的第一个Mirror藏品NFT,非常感谢有9位读者收藏了这个NFT。蛮意外的,我做好了无人问津的思想准备。

以后,如果有机会跟NFT艺术家合作,我要为这9位读者专门设计一枚NFT进行空投。非常感谢他们,给我继续前行的勇气。

3.Mirror DAO

在Mirror平台上写作之前,我就一直关注和研究Mirror。在我的理解里,Mirror不仅仅是写作平台/内容发布平台,Mirror更是DAO基础设施。《The Year in Ethereum 2021》跟我的观点近似,点评Mirror时,把它归类为DAO,作为Media DAO基础设施,提供一系列软件工具。

作为DAO基础设施,我认为Mirror拥有极其巨大的成长空间和无限潜力,目前仍然处于非常早期阶段。

我希望能够跟Mirror一起成长。于是,我向Mirror DAO申请成为正式的Contributor,审核通过,后面的故事我会专门在《我的DAO经历之X,谈Mirror DAO》中写。

前几天,参加屏风老师和六木老师的播客,被问到一个问题:为什么在2021.11之前参与这么多DAO,反而在11月份DAO爆发后退出了大部分,只聚焦在2-3个DAO上,其中就包含Mirror DAO?原因有几个,其中之一,就是想亲身体会一下,作为创作者,真的能在Web3获得经济回报吗?

我个人的体会是很难。无论是Mirror,还是NFT艺术品,只有自带流量的头部创作者享受到了红利,绝大多数腰部的创作者仍然变现困难。

作为去中心化的平台,以及众筹等机制,给了参与者平等的机会,但是结果并不平等。创作者经济在激励机制创新上,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这也许是2022年Web3赛道众多创业团队的机会。

4.其他写作平台

在Mirror之前,我还尝试过matters.news和Medium。

仅作为写作平台而言,matters.news和Medium的功能比Mirror强大。但是Mirror和Medium的文章链接,Twitter用户更愿意点击,这一点matters.news没有竞争力。

如果考虑到创作者经济的载体,Mirror把“NFT+众筹+叙事”三合一,秒杀matters.news和Medium。


全文完

有想讨论DAO的小伙伴,可以加下我的推 @ShawnMelUni 。

《我的DAO经历》全系列:

Arweave TX
L2HRS8PzkgcxaCNQb2KzxKfy8B2vHlBxao9MZiZAYwI
Ethereum Address
0x2D96e1FE38ff45CC8910C617b3c5E0B6298a81f3
Content Digest
7E636V-SC3uviAWm3aEWqkqV8nRSjPYVHklA6DphyAg